返回

第111章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白新羽吃完東西后想回家,俞風城卻拉著他不讓他走,他從來沒覺得俞風城這么粘人過,好像怕他出了門就跑了一樣,抓著就不放手。最后他都給氣樂了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看著你。”俞風城理直氣壯地說。

    白新羽看了看表,“你不是還要回學校嗎?你媽來不來送你?”

    俞風城更關心別的問題,“我三天之后來醫院復健,你來看我嗎?”

    白新羽挑了挑眉,“我工作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別來,以后都別出現在我公司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皺起眉,“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煩你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抿了抿嘴,“你那么在意你哥怎么看?”

    白新羽脫口道:“跟你在意你小舅一樣在意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臉色一變,眼神頓時就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白新羽話一出口就有些后悔,他這人不是心胸寬廣的人,要他完全不計前嫌不太可能,但他也不想刻意去給彼此添堵,只是說都說了,他也收不回來,就那么別扭地看著俞風城。也許內心很深處,他就是想這么刺俞風城幾回,讓自己痛快那么幾下吧。

    俞風城淡淡一笑,“我小舅很支持我把你弄回老俞家,但你哥是想把我趕出門,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他親口承認我們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道:“我哥可不容易討好,你是不是以為給他牽線幾個項目他就會對你和顏悅色了,反正,他就是個市儈的商人?”

    俞風城眨了眨眼睛,無奈地說:“你跟我有得是舊賬可以翻,你別一次都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哼道:“你說我哥這件事,我可以用好幾次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深深看著他道:“對不起。”他始終嫉妒那個當初和白新羽隔著十萬八千里,卻依然能讓白新羽崇拜敬畏、言聽計從的表哥,現在他的嫉妒其實更甚,只不過他再不會口不擇言。

    白新羽看他突然如此鄭重,有些不自在,“行了,不刺激你了,我真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著回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新羽頓了頓,坦白道:“陪我媽。”他怕他媽難受,胡思亂想什么的,一想起他媽失望地眼神,他心里的愧疚就會泛濫。

    俞風城欲言又止,最后道:“那你回去吧,但是下次復健一定要來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白新羽彎下腰,輕輕在他嘴唇上啜了一下,“趕緊把腿養好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回吻了他一下,“就沖你說不和瘸子做這一點,我也會盡快養好的。”他又不死心地說:“但是我傷的只是腿而已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微瞇起眼睛,傾身在俞風城耳邊悄聲道:“影響發揮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一下子扣住了他的后脖子,嘴唇若有似無地拂過他的下巴,“絕對不影響,我們試試,要是我發揮不好,就罰我重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不輕不重地捶了下他沒受傷那側的胸膛,“你現在一身零件有問題,給我老實點兒吧。”他素了一年多,比起俞風城,也沒少饑渴,但他可不想興頭上的時候出事故,唯有一個“忍”字了。

    俞風城失望地靠回了床頭,一眨不眨地看著他,眼神滿是要把他扒光的直白地渴望。

    白新羽拿上自己的東西,趕緊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時候,他父母都不在,保姆給他準備的飯他沒吃,徑直上樓加班去了。【92KS. 】

    晚上九點多,他父母回來了,聽著倆人一起進門的聲音,白新羽不由地有些心虛。他爸平時工作忙,除非必要的應酬,不然很少帶他媽,他媽這個人跟他一樣,心里藏不住事兒,他生怕他媽把事情跟他爸說了,他一直想在工作上做出點成績,讓他爸能再高看他一眼再說。

    他走房間,站在樓上往客廳看去,“爸,媽,你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白慶民神色如常,甚至還挺高興的樣子,“嗯,你吃飯沒有?”

    “吃了。”白新羽看了他媽一眼,見他媽臉色很古怪,他就知道肯定有事兒。

    白慶民伸了個懶腰,坐倒在沙發上,有些得意地說:“這回借上兒子和夫人的光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莫名其妙,“爸,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李蔚芝抬頭看著他,神情很復雜,“我們晚上跟俞將軍夫婦吃的飯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瞪起眼睛,故作鎮定地說:“哦,為什么啊?”

    白慶民笑道:“上個月我跟你說的那個項目,不是在法院受到點兒阻礙嗎,其實就是走走正規程序,但是他們拖來拖去,等這個簽字那個同意的,太耽誤事兒,結果我前兩天打聽到一個副院長以前是俞將軍的戰友,我就跟你媽提了一下,讓她去跟霍潔說說,我也沒抱多少希望,沒想到俞將軍很重視,今晚上就把人約出來跟我們吃飯了。”他高興地搓了搓手,“最快這個星期判決書就能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聽著不知道該作何反應,他應該高興才對,可不知道為什么,他心里擔憂更深。

    “對了,俞將軍夫妻倆還一直說你和俞風城關系好,說你給他們兒子擋的那一槍,他們一輩子感激不盡,兒子啊,你這也算因禍得福吧,有這么個關系,以后你干什么都能順利不少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淡笑道:“哦,也是。”

    白慶民還不明所以地高興呢,“他們對我們倒真是客氣。”

    李蔚芝則是心中有愧,覺得人家對他們這么好,卻不知道他們的兒子在和自己兒子搞同性戀,那心虛簡直都寫在了臉上。

    白新羽實在不忍心他媽承擔這份內疚,決定找機會把實話告訴她。另外,他打算下次當面問問霍潔,他們究竟是怎么想的。他爸越是因為他和俞風城的關系對他器重,他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兒,因為那代表著他們關系曝光的那一天,他爸可能會更失望。

    晚上睡覺前,李蔚芝來到白新羽房間,眉宇間帶著一絲愁色。

    白新羽不習慣他媽這樣,無奈地說:“媽,你想說什么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蔚芝嘆道:“你知道?你知道我看著他們那么積極幫我們,心里多不好意思嗎?”

    白新羽搓了搓頭發,心一橫,坦白道:“媽,我本來不想這么早就告訴你,可是我實在不想讓你平白無故地內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霍潔和俞將軍都知道我們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蔚芝眼睛瞪得溜圓,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們知道,而且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蔚芝一時有些消化不過來,大概不相信世界上還能有那么樣的父母,她怔道:“那……那他們,他們就不管管你們?”

    白新羽眨了眨眼睛,“這不是管了嗎?”

    李蔚芝的臉上寫著滿滿地“不敢置信”,“他們不在乎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?”

    白新羽搖搖頭,“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他們這樣,難道是在結親家?”李蔚芝被自己的想法嚇得臉蒼白。

    白新羽郁悶到深處,反而有些想笑了,“我也不確定,但目前看著好像真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李蔚芝深吸一口氣,喃喃道:“這是什么人家啊……不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很了解自己的媽,他媽沒什么主見,想法很容易受人左右,如果周圍人都覺得一件事是對的,哪怕她心里覺得不對,慢慢地也會被扭轉過來,所以霍潔找他媽下手,然后再滲透他爸,如果他之前還不確定霍潔究竟想干什么,今天這頓飯,他可以確定了,霍潔是真的在幫自己兒子……呃,搞同性戀。

    白新羽簡直覺得哭笑不得,他忍不住想,自己究竟多大的魅力,這一家三口齊上陣,還真有點兒讓人得意,以后他是不是能在俞家橫著走了?那場景他想象了一下,怎么那么爽呢。

    李蔚芝大約是三觀受到了太大沖擊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白新羽安慰她道:“媽,好多事我都不希望你操心,你只要高高興興地就行了,你想要的、你該有的,都會有的,我能料理好自己的生活,你最想看到的不就是我過得好嗎?”

    李蔚芝渾渾噩噩地點點頭,又搖搖頭,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白新羽有些愧疚,哄了她一會兒,把她送回房間睡覺去了。

    他再回房間,發現自己的手機閃個不停,俞風城發來了好幾條微信,問他記不記得兩年前的這時候他們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白新羽回想了一下,那時候他們還在三連,正在為參加雪豹大隊的選拔做準備,那時候倆人的關系很曖昧,表面上說是炮友,其實不知不覺間,他已經對俞風城動心了。

    倆人就那么聊了起來,共同回憶著他們在三連度過的時光,他從吊車尾、炊事兵一步步成長起來,他們曾經偷-情的那些小樹林、操場后面、樓房角落,那個軍營到處都是令人怦然心動地回憶,聊著聊著,不經意間,白新羽就會發現自己的嘴角在止不住地上揚。他和俞風城有很多話可說,有很多回憶可以品嘗,這也是在別人身上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倆人聊到興頭上,干脆打起了電話,俞風城嗤笑道:“你一開始真傻,想什么都藏不住,我那時候就想,你出去是你泡妞,還是妞泡你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“呿”了一聲,“少瞧不起人了,我上小學就開始談戀愛了,你那時候還穿開襠褲呢。別以為自己會兩手床上功夫就了不得,你根本就不會追人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哼道:“在你之前我又沒追過,我怎么可能會。”

    “喲,真難為你了。”白新羽換了個舒服的姿勢,想著電話那頭俞風城此時的表情,眼里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俞風城輕笑一聲,“不難為,臉皮厚點兒就行,不用什么技巧。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你強項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要是沒這個強項,一開始你會變成我的人嗎。”俞風城曖昧地說:“不過,這跟我體力好也有關系吧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笑罵道:“你得意個屁啊。”

    “找著你這么好的媳婦兒我干嘛不得意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哼笑一聲,“你說得也有道理”

    俞風城啞聲道:“現在就想見你,越想你越睡不著覺。”

    “嘖,你在宿舍發情,你室友不管管?”

    “他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?你們宿舍就兩個人?”

    “嗯,一個宿舍四個人,不過分到我們的時候就剩兩個人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假裝不經意地問:“哦,哪兒人啊,帥不帥啊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笑道:“南方人,長得還挺精神的……”他故意把尾音拉得長長的,“不過跟你就沒法比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心里舒坦一點,但還是感覺有些別扭,“你一同性戀,成天跟個男的獨處一室,什么感想啊?”

    俞風城笑了笑,“他屁股沒你翹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媽的。”白新羽笑罵道:“這么說你看了唄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天復健你來看我,你要是吃醋了,我想當面看。”

    “都說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的聲音溫柔了不少,“你要是吃醋了,我會高興死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道:“我考慮考慮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的嘴角貼著話筒,聲音聽上去沙啞而熱切,“好想馬上見到你,一分鐘都不想跟你分開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莫名地感到身體有些發燙,他嬉笑道:“我給你發幾張照片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照片?”

    白新羽曖昧道:“讓你能躲在被子里打飛機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低笑道:“馬上發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很沒節操地脫了褲子,擺弄著自己的小兄弟來了個六連拍,俞風城聽著他拍照的聲音,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白新羽把照片發過去之后,倆人的對話就越來越下-流了,都是二十來歲的青壯男性,最大的情趣莫過如此了。

    俞風城啞聲道:“記不記得在新兵連的時候,你躲在被子里……”

    白新羽笑道:“記得,說實話啊,要不是你手法不錯,大半夜被子里伸進來一只冰涼的手,我當時就嚇軟了。”那是他入伍之后,第一次實在忍不住了,想偷偷發泄一下,結果就被俞風城逮住了,好一頓“調戲”,現在回想起來,如果不是從俞風城那兒嘗到了甜頭,他也不會一步步往“彎”路上拐了。

    俞風城低笑兩聲,“我現在真希望有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趕緊養好腿吧小瘸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室友出來了。”俞風城道。

    白新羽撇了撇嘴,忍不住道:“改天讓我看看長什么樣兒,我警告你啊,該管好的管好,不然我再斷你一條‘腿’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哈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“跟誰說電話呢?女朋友?”

    俞風城毫不避諱地說:“不是,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對方驚訝道:“你結婚了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笑罵道:“胡說八道什么呢你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照著電話親了一口,“老婆,明天再聊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嘴角忍不住上揚,他感到心臟傳來陣陣酥麻,誰也不曾給他這樣甜蜜的感覺,除了俞風城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甜甜甜(*^__^*)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分分3D-首页 抢庄龙虎-官网 5分快乐8-首页 章鱼彩票-章鱼彩票投注-章鱼彩票注册 幸运快三-首页 彩99-彩99平台-彩99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