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114章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第二天一大早,白新羽趕回了家,他已經做好被他爸狠削一頓的準備了,結果卻發現他爸不在家,一問保姆,保姆說他爸一大早就去看地去了。

    白新羽感到莫名其妙,想了半天,給他爸發了條短信,但他爸沒回。他想閑著也是閑著,還是去找俞風城吧。

    俞風城這幾個月要把醫院當家了,白新羽趕到的時候,他正在吃飯。

    白新羽晃了晃手里的餐盒,“給你打包了拉條子,你不是嫌醫院的飯吃膩了嗎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眉開眼笑,“這么細心,真不習慣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習慣,我本來就是個細心體貼的好男人。”白新羽把餐盒放在矮桌上,和俞風城面對面坐下了,打開餐盒,深深聞了一口,“嗯,好香,這家是少榛告訴我的,說比較正宗,有新疆的味兒,來,嘗嘗。”白新羽把筷子遞給他,自己先吸溜了一大口,那香濃的味道、勁道的口感,。

    俞風城聽到那個名字,眉毛抽了抽,不咸不淡地說:“你們多久沒見了?”

    “嗯?誰?”

    “燕少榛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上次你開學見了一面。”白新羽咧嘴一笑,用筷子頭提了提俞風城的下巴,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俞風城撇撇嘴,“我不在的那大半年,他卻在。”

    “東元也在啊,你怎么不吃東元的醋呢。”

    “東元像……兔子,沒有威脅性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哈哈大笑起來,“我他媽要跟你說多少遍,小爺是直男,直男,我才不喜歡男人呢,也就不小心被你帶彎了,但本質還是直的,所以你別瞎操心了,我都沒說你一同性戀跟一男室友獨處一室呢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揚了揚下巴,“想什么呢,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哼道:“那倒是,要不是我英俊瀟灑,一開始你也不能追著我跑啊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捏了捏他的下巴,邪笑道:“我第一眼見你的時候,你哭哭啼啼地喊媽,我那時候就想狠狠地干你,看你在我身子底下哭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打開他的手,笑罵道:“臭不要臉。”

    “要臉干嘛,我只要媳婦兒。”

    倆人嘻嘻哈哈地聊著天,吃著早餐,白新羽恍然間覺得,哪怕是在充斥著消毒水味道和負面情緒的醫院,只要是和俞風城在一起,他就打心眼兒里感到踏實。

    吃完飯后,他陪俞風城去做復健,看著俞風城滿頭大汗地鍛煉腿部功能,他心疼得不得了,還不能表現出來,怕傷著人家自尊。

    但俞風城還挺想得開的,做完復健后,他笑著說:“至少要這樣半年,我才能跑,還要恢復個一年才能回到以前八成的水準,不過我挺高興的,你沒事,其他人也沒事,就是這條腿真的沒了我都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接受。”白新羽拍了拍他的大腿,“你必須完完整整的,以后不管你回不回雪豹,你都要完完整整的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看著他,“你不阻止我回雪豹嗎?”

    白新羽反問道:“我為什么要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媽的如意算盤打錯了一項,她覺得你肯定不會讓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笑道:“我當然是希望你別回去,不過你想回去,我親自送你去機場,那是男人的夢想,如果不是怕我父母牽掛,我又剛好受傷,我是不會提前退伍的,你想回去就回去,大不了我跟你去新疆,也算代替我繼續留在雪豹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眼眸閃動著,心里是滿得要溢出來的感動,他抓住白新羽的后脖子,聲音有些沙啞,“我已經做決定了,我不回去了,你的家人和事業都在這里,我也是。”他用力捏了捏白新羽的脖子,額頭抵著他的額頭,“但是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笑了笑,輕輕含住他的嘴唇,吮了一下。

    俞風城顫聲道:“新羽,謝謝你,好多事……你出現在我生命里,你替我擋的那一槍,你回到我身邊,所有的事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摟住他的脖子,把他壓倒在病床上,“我也要謝謝你,盡管我恨過你,但我變成更有擔當的男人,你功不可沒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環住他的腰,倆人分享著那甜蜜柔軟的吻。

    白新羽想,他們都為對方變成更牛逼的男人了,這是不是能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?

    他和俞風城在醫院呆了一下午,他正打算把人送回學校的時候,他爸突然來電話了。

    “喂,爸,你回家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在外面吃飯。”他爸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疲倦。

    “你喝酒了嗎,我去接你?”

    “你過來吧。”白慶民頓了頓,“把俞風城帶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嚇了一跳,“爸,現在見他不合適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適?”白慶民粗聲道:“你也覺得你們見不得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現在受傷呢,我要送他回學校。”

    “吃頓飯我還能把他怎么樣嗎,你們一起來。”白慶民掛了電話,同時發過來一個地址。

    白新羽捏著電話半天沒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俞風城道:“我跟指導員請個假,我們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嘆道:“我可事先說好嗎,我爸脾氣挺難捉摸的,氣頭上說話特別狠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你覺得我會害怕嗎。”俞風城淡笑著說。

    白新羽拍了拍他的臉蛋,“跟我一起回去裝孫子吧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抓著他的手親了一口,“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倆人到了酒店,白新羽扶著他上了樓,一推開包廂門,白新羽傻眼了,屋里不僅坐著他爸媽,連俞風城的爸媽都在。

    他看了俞風城一眼,俞風城沒有一絲意外,沖他笑了笑,“我說過了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說不上是什么滋味兒,只覺得這段時間他一個人背負的壓力突然不那么沉重了。

    四位家長的表情可謂精彩紛呈,俞晨光瞇著眼睛抽煙,一派閑適,霍潔笑瞇瞇地看著他們,慈祥極了,李蔚芝一臉無奈和擔憂,白慶民臉色鐵青,好像想發作卻硬憋著。

    俞晨光朝白新羽招了招手,“喲,小白,看著比上次更精神了啊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不自覺地挺直腰板,朝他敬了個禮,“俞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別客氣,來坐。”俞晨光指了指自己兒子,“平時在外面,我們大人吃飯都讓他們晚輩站著的,今天破例賜他個座吧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笑道:“哎喲,謝謝父皇了。”

    俞晨光撇了撇他,“腿恢復得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恢復得挺好的,再過三個月還能爬你窗戶偷你搶玩兒。”

    俞晨光打了下他后腦勺,笑罵道:“沒摔死你。”

    白家三口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霍潔溫和地笑笑,“新羽,不好意思,沒跟你說一聲就把你叫來了,我怕說了你就不敢來了。今天正好周末,我和老俞帶著你爸爸去考察幾塊地,晚上想著都要吃飯的,不如把你們叫過來聊聊。咱們也到了該一起聊聊的時候了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新羽嗯啊點頭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霍潔又看向白慶民,“白總,咱們今天也說了一天話了,為人父母的,你的想法我們都明白,但我始終覺得,兒孫自有兒孫福,讓他們年輕人折騰去,咱們少操點心,不是樂得清閑嗎。”

    白慶民神色有些尷尬,說是也不是,不是也不是。

    白新羽心想,他再怎么上躥下跳地跟自己父親抗衡,可能還真的比不上俞風城的爸媽出來說幾句話,許些好處,他爸是生意人,利弊比他分析得清楚。

    俞風城拿起酒杯,撐著拐杖站了起來,白新羽要扶他,他擺擺手示意不用,他就拄著拐杖走到了白慶民和李蔚芝面前,“叔叔,阿姨,我敬你們一杯。”

    白慶民嘆了口氣,礙于面子,也只好拿起酒杯。

    俞風城誠懇地說:“我知道我和新羽的感情你們一時接受不了,但我們絕不是胡來,也不是一時興起,而是非常認真的,我們一路從普通部隊走到特種部隊,我們之間是有過命交情的,這一點誰也替代不了,所以我以后不可能再像對他一樣對別人,他也一樣,叔叔,希望你能給我們一些時間,看看我們的堅持。”他說完,把杯中酒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白慶民淺嘗了一口,就放下了酒杯,悶聲不說話。

    俞風城回到座位后,暗自握了握白新羽的手,朝他拋去一個邀功地眼神。

    白新羽淡淡一笑,回握了一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那頓飯吃得那算和諧,俞家父子倆似乎愛好互相拆臺,嘴刀子飛來飛去,不亦樂乎,霍潔一直在不著痕跡地夸獎自己的兒子,以及暗示他們將提供給白慶民的助力,白慶民雖然沒怎么說話,但默認就是最好的回答。李蔚芝沒有什么主見,見丈夫兒子都這樣了,在心底里已經接受了這件事。

    吃完飯后,司機把四位家長送走了,白新羽開車送俞風城回學校,路上,倆人沉默了好一段路。

    俞風城摸不準白新羽是不是因為自己沒告訴他晚餐的事而生氣了,也就一直沒開口。

    良久,白新羽道:“其實你一開始都知道吧,你媽去接近我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一點,不過我媽很有自己的主意,她沒跟我說什么。”俞風城道:“你生氣了嗎?”

    白新羽道:“我一直幻想自己是愛情男主角,因為家族壓力不能跟心愛的人在一起,作為一個男人,我努力抗爭,證明自己,最終獲得幸福什么的,結果你他媽把我的戲份全搶了。”他心里真的把這件事當做他身為男人的歷練,他覺得他父母的事就是他一個人的事,他想一個人扛著,那樣才顯得自己夠爺們兒,可內心深處,他很感激俞風城和他父母所做的一切,這讓他輕松了太多,負疚感也小了太多。

    俞風城笑了笑,“沒有人能搶你的戲,你可是男主角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看了他一眼,目光如炬,他啞聲道:“你跟指導員請假了嗎?”

    “請了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輕輕舔了舔嘴角,一打方向盤,往來路開去。

    俞風城道:“我們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把你賣了。”白新羽咧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俞風城笑道:“好啊,我看你能賣個什么價錢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把俞風城帶到了自己市區的公寓,俞風城似乎預感到了什么,呼吸都變得有些粗重。

    白新羽把他扶上了樓,倆人一進門,俞風城就將他按在墻上,粗暴地親吻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急切地汲取著對方的味道,用密不透風地吻傳達對彼此深如大海的渴望。

    白新羽把俞風城壓倒在了沙發上,他一邊脫衣服,一邊說:“你今天老實點,要是碰著腿了,這段時間可就白治療了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幫他撕扯著衣服,“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白新羽低頭吻住他的唇,一手解著他的腰帶,他含糊地說:“讓我看看你憋了這么久,是不是真的戰斗力更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試試就知道了。”俞風城扯下他的上衣,急切地撫摸著他的皮膚。

    “我先警告你,我可是……”白新羽輕輕咬了咬他的嘴唇,“餓得很。”

    俞風城低笑道:“明天咱們就可以比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賽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比賽誰走得快。”俞風城粗暴地撕開了他的褲子……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這里原本應該有一場久別重逢驚天動地地那啥的,但是由于你們都知道的原因,所以只好拉燈了,但是別擔心,我會放在個人志了,不打算收個人志的小伙伴們也不用擔心,等過幾個月和諧期過了,我會放在博客里的。

    =3= 晚安喲~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华彩彩票-华彩彩票平台-华彩彩票官网 大发游戏-首页 快3胆拖投注-首页 幸运快乐8-首页 五分快乐8-首页 卡司时时彩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