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116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顧青裴微微皺了皺眉頭,“回哪兒?回你家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原煬靠在椅背上,蹙眉思考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爸做得很多事,都很難琢磨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突然想起了原立江的一通電話,原立江說,原煬不肯回家,除非帶他回去。現在原立江主動讓原煬帶他回去,是透漏什么信息呢?顧青裴突然感到心跳得有些快,難道……原立江妥協了?

    他也只敢這么想一想,畢竟原立江給他的心理陰影還是挺大的。他輕輕嘆了口氣,“你要回去嗎?”

    原煬把玩兒著顧青裴修長的手指,“那要看你,你愿意回去,我們就回去,你不愿意,我們就回家暖被窩去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想了想,“你分析分析,你爸叫我們回去干嘛。”

    原煬瞇著眼睛,胸有成竹地笑了笑,“我爸想見兒媳婦了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挑了挑眉,“你怎么就這么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除非有一天帶你回去,否則我不會回家。”原煬重重親了他一口,臉上浮現一抹得色,“現在就是時候了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笑了笑,“你這么一說,還有什么我愿不愿意的,這不必須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原煬捏了捏他的掌心,低笑道:“你早晚得見公婆。跟我回去吧,我知道我爸對不起你,可你是我的人,也不可能一輩子不見他,你心里有氣沖我發,原諒我爸吧,行嗎?”

    顧青裴淡淡一笑,“沒什么愿不原諒的,我能理解原董那么做的原因,換做是我,估計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兒子跟一個男的好。你說的是,怎么也是你爸,回去……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原煬看著顧青裴的眼睛,某種閃過一絲感激,他撒嬌似的抱著顧青裴,輕聲道:“你放心,我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,哪怕是我親爹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拍了拍他的背,笑容有幾分無奈,幾分迷茫。

    倆人驅車去了原煬家。

    這個地方顧青裴以前來過幾次,那時候他還是讓原立江賞識的下屬,以客人的身份出現在這里,時過境遷,再次踏進這個門,他心里感覺相當復雜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一會兒要面對什么,不過他并不擔心原立江給他難堪,他撬走了原立江的兒子,他已經贏了。

    車一開進院子,一個男孩子就跑了出來。顧青裴道:“這是原競嗎?長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兩個月沒見好像又躥高了。”

    倆人下了車,原競已經走到他們面前,高興地神色掩都掩不住,雖然看顧青裴的眼神有點尷尬,但并沒有惡意,他笑著說:“哥,顧總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看了看已經快跟他差不多高的原競,“你今年十六了?長得真快。”

    十五六歲的男孩子,褪去幾分稚氣,看上去已經有了大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原競笑著點點頭,“哥,咱們快進去吧,爸媽都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原煬雙手插兜,站在原地沒有動,他抬起頭,看著眼前這棟熟悉的別墅,心里有些觸動。

    這是他從小長大的地方,是他的家,可他已經有兩年多沒回來了,盡管他多次經過。他當時是憑著一口氣離開這里的,他曾經發誓,不把顧青裴帶回家,他絕對不回來。他不會跟顧青裴偷偷摸摸過日子,他要顧青裴以他原煬老婆的身份出現在這里。

    顧青裴也默默地看著這棟房子,神色無波無瀾,原競看著他,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原煬摟著顧青裴的肩膀,“走吧,跟我進去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露出儒雅地笑容,“走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同進了屋。

    原煬的妹妹跑過來挽住了他的胳膊,眼圈發紅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原煬摸了摸她的腦袋,輕聲道:“不許哭,懶得哄你。”

    原競把原櫻拉到一邊兒,“爸爸要跟大哥說話,你一會兒再說。”說著就跟著小姑娘一起上了樓。

    原立江和吳景蘭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一左一右,眼睛都直勾勾地盯著他們。

    吳景蘭沖他們說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原煬拉著顧青裴的手臂,坐到了沙發上。

    顧青裴低頭推了推眼鏡,試圖掩飾自己的尷尬。四人之間那微妙的氣氛,讓他多少有些別扭。

    原立江開口了,“我要恭喜你們,真的把錢弄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原煬平靜地說:“是他幫了我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微微抬起頭,淡然地掃了那兩夫妻一眼,看上去鎮定從容,沒有半分窘態。

    原立江道:“拿到這些股份,我們就是利益共同體了,說起來,兩年多了,這是我們父子倆第一次合作,而不是互相拆臺。”

    原煬沉聲道:“以后也不會了,這個項目,我們需要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想通了,還是顧青裴讓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原煬抬起頭,和自己的父親對視,“是他回來了,我不需要再跟你爭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原立江嘴角有些抽動,他低聲道:“原煬,撇開一切不說,你有沒有覺得愧對父母?”

    原煬臉色微變,他突然站了起來,然后噗通一聲跪在了原立江面前。

    顧青裴兩手握成了拳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吳景蘭別過了臉去,眼圈紅了。

    原煬啞聲道:“爸,媽,我是對不起你們,但是是你先做了錯事,沒有你那一手,我和顧青裴怎么會浪費兩年的時間。結果如何呢?我們不會分開,現在也不會,以后也不會。”

    原立江深吸了口氣,沉聲道:“其實兩年前,看到你那個樣子,我就已經后悔了。我曾經想過,如果分開這段時間,你們還是斷不了,我就……我就不管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原煬一把抓著了顧青裴的手,那力道之大,握得他手都發痛。

    顧青裴也反握住了他的手,他的心突然出奇的平靜。

    原立江看了顧青裴一眼,“你們當初在一起,我不同意,除了你是男的之外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我覺得你對他不會有真心。以你顧青裴的手腕,別說是以前了,就是現在,原煬也未必能比你精明,你要玩兒他,實在太簡單了。但是這次的事,你愿意拿全部身家給他作擔保,確實讓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張了張嘴,最終還是沒說出話來。

    原煬又嘆了口氣,“我就說這么多吧,我也不留你們吃飯了。反正我就這態度,你們自己的日子,自己好好過,但是你不能不回家,這兩年你媽為了你,真是操透了心。”

    原煬看了自己母親一眼,心中滿是愧疚。

    吳景蘭強忍著沒有哭,她拍了拍原煬的肩膀,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原煬跟著顧青裴一起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倆人實在無話可說,正是因為矛盾積累了太久,真的到了解凍的那一天,反而因為冰封太久而無言以對。他們只能寄望于以后,用時間來緩解原家父子的關系。

    原煬看著自己的父母說道:“這個星期六我回家吃飯。”

    原立江點點頭,朝他們揮了揮手,神色疲倦,看上去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倆人轉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顧青裴。”原立江突然開口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顧青裴轉過身來,定定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原立江的目光深沉如水,“你進屋之后一句話都沒有說,有什么要說的嗎?”

    顧青裴輕聲道:“原董有什么要和我說的嗎?”

    “我想先聽聽你的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想了想,“我有兩句話,第一句,我會和他好好過,第二句,我接受你的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原立江嘴唇有些顫抖,他和顧青裴對視了半晌,最終點了點頭,“好,挺好。”

    倆人對視一眼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他們從屋里出來到坐車離開,一直沉默著。

    直到原煬突然調轉方向盤,把車停在了路邊。

    顧青裴轉過頭,他能清楚地看到原煬胸膛起伏的幅度有些大。

    原煬也看著他,眼神看上去很難受。

    顧青裴伸手抱住了他的腦袋,輕聲道:“這是個不錯的開端,你應該高興點兒。”

    原煬把大腦袋拱進顧青裴的懷里,他啞聲道:“我知道,謝謝你給我爸一個臺階下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柔聲說:“應該的,你爸都同意把你給我了,說實話,我什么都能原諒他。”

    原煬摟著他的腰,嘴唇貼著他的脖子,留下幾個濕軟的吻,“以后每個星期陪我回一次家行嗎。”

    “行,為什么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陪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平時一到兩個月回去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告訴你爸媽,我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顧青裴失笑,“回來之后,我還沒和他們說過這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過兩天就回去吧,讓他們見見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早八百年就見過了,有什么新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樣,這次是正式的。”原煬從他的脖子吻到了唇角,低聲笑道:“這次就當提親了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笑道:“提哪門子的親,別瞎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瞎說,我要讓你周圍所有人都知道,咱倆是一對兒,你是有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別干這種無聊的事,你還非得人盡皆知不可?”

    “至少,你自己心里得知道,你是有主的。”原煬重重親了他一下,“知道嗎?你有主了,誰也不能碰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逗弄他:“哦?我有嗎?”

    “有,你腦門子上就寫著‘我是原煬的人’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拍了拍他的臉,哈哈笑道:“我看你也沒幾歲的長進,還是那么幼稚。”

    原煬抓著他的下巴,用力堵住了他的唇,把那爽朗的笑聲連帶著他的味道,一并吞進了自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明天就放假了,這段時間真是累成傻逼了。明天休息一下,后面幾天爭取雙更在過年前完結,讓大家無牽無掛過大年去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越南时时彩-首页 大发购彩-首页 线上购彩-首页 五分快乐8-首页 三分快三-官网 雅典五分彩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