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119 番外一 遲來的假期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(.)    自打倆人重歸于好,一直過著蜜里調油的幸福生活。【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網.會員登入無彈窗廣告】

    因為他們各自上班的地方相距有點遠,原煬嫌工作日早出晚歸和顧青裴見面時間太少,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鼓吹顧青裴把辦公室搬到他的寫字樓里。他那棟二十多層的寫字樓,自己的公司占了十層,里面還駐扎著幾家公司,對于顧青裴這樣規模不大的公司來說,完全有足夠的空間容納。

    而且,還不收租金。

    原煬以為這么劃算的買賣顧青裴一定會同意,沒想到他得到的是毫不猶豫的回絕。

    原煬毛了,“為什么?憑什么?我一分錢不收你的讓你免費用那么好地段的寫字樓,你還不要,你缺心眼兒啊?”

    顧青裴正靠在藤椅里看書,他聞言眉頭都沒抬一下,修長的手指夾著薄薄的書頁,輕輕翻了過去,他平靜地說:“我不想一整天都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原煬一把抽走他的書,“找抽呢是吧,不想看到我?”

    顧青裴懶懶地一笑,“只是不想24小時都看到,我們天天睡一張床,連工作時間都要見到你,你不覺得煩嗎,保持一點新鮮感不好嗎?”

    原煬瞇起眼睛,“你天天看著我嫌煩是嗎?”

    顧青裴無奈道:“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,原煬,你該斷奶了。”

    原煬霸道地說:“我就不斷,我就要隨時能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拍了拍他的臉蛋,“乖,別鬧了,把書給我。”

    原煬抓著他的手,欺身吻住他的唇,顧青裴眼里閃過笑意,一邊摸著原煬的頭發,一邊回應著這個溫柔的吻。

    原煬用額頭頂著他的額頭,輕聲道:“搬過來吧,你一忙起來中午就忘了吃飯,你以為我有時間天天看著你啊,我只是想看著你吃午飯而已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心頭涌上一股暖流,他笑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,從你第一次說的時候我就認真考慮過了,我不打算搬,我們兩個離得太近了,并不是好事,你畢竟是原家的人,你要注意影響,就算不是為了自己注意,也是為了你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原煬嘆了口氣,滿臉失望,但他知道,顧青裴說得有道理,倆人在公共場合接觸久了,不免會被有心人看出來,傳些風言風語,這對他們倆沒有任何好處。他們雖然不至于極力隱瞞,但也絕不想人盡皆知,只想低調地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原煬無奈道:“如果讓我知道你中午又不吃飯,我就揍你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輕笑道:“算了吧,也沒見你舍得揍我。”

    原煬拍了拍他的屁股,咧嘴一笑,“對,我舍不得,所以我上你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摟住他的脖子,輕輕碰著他的嘴唇,“哎,跟你商量個事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前天,王晉給我介紹了一個海南沉香協會的會長,他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原煬還沒等他說完,就粗暴地打斷了,“你見王晉了?”

    “你關注一下重點成嗎?”

    “重點不是你見王晉了嗎?”

    顧青裴“嘖”了一聲,“重點是我聽了會長的介紹,突然對沉香挺感興趣的,想跟王晉去海南投資幾畝地,種些沉香,種些黃花梨,挺有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個屁啊,我除了‘王晉’這兩個字其他一概沒聽見,你們見面干什么了?說什么了?”原煬醋勁兒大發,滿臉不樂意。

    顧青裴悻悻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這孩子,真是……懶得跟你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現在要跟你說,你跟著他瞎折騰什么呀,手里的項目還不夠你忙的啊?跑那么大老遠投資,你閑得慌是不是?我同意了嗎?”原煬抬起下巴,霸道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嘿,我花我的錢還得你同意?”

    “跟錢沒關系,你是我媳婦兒,你隨隨便便跟個男的跑小島不知道干什么去,難道不得我不同意?操,我又想起來你們倆去塞班度假那事兒了,夠膈應我一輩子的。”原煬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起來。

    顧青裴一看他又要找事兒,識時務者為俊杰,忙道:“行了行了,不去就不去,你說得對,我手頭還有好多項目呢,我困了,我睡個午覺去。”

    原煬一把把他按回椅子里,冷哼一聲,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收拾東西,咱們也去度假去。上次那趟,本來就是咱倆的假期,結果被王晉那老小子給占了便宜,咱們認識這么久,還沒一起出去玩兒過呢,也別計劃了,就明天,還去塞班島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,我下星期一還有個談判呢。”

    “推遲,就明天去了,你要是不同意,明兒我就不讓你出門。”原煬無賴本性暴露無遺。

    顧青裴哭笑不得,“我跟你講道理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講道理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徹底無奈了,他這人除去工作的原因,很少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費口舌,眼看原煬那流氓脾氣又上來了,他知道自己擰不過,只好同意了。

    原煬高興地打電話給助理,安排好一切,然后吹著口哨進屋給收拾倆人的行李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,助理給原煬打電話,原煬正在洗澡,顧青裴給接了,助理知道倆人的關系,也就不避諱地說:“顧總,過年期間機票緊張,三天之內去塞班島的頭等艙都沒票了,您看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不去了唄。”

    助理苦笑道:“我估計原總不能答應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計也是。”原煬的脾氣比驢還倔,說了要做什么,就非做不可,“行了,我和他說吧。”

    等原煬出來顧青裴就笑著把事情說了,然后還安慰他,“等過兩個月再去吧,現在去人太多,何必趕這種節日。”

    原煬全身上下就圍了條浴巾,精壯的□的胸膛上還掛著沒擦干的水珠,顧青裴瞇著眼睛看著他,想騎到他身上,把那水珠舔干凈。

    原煬正擦著頭發,沒注意他的眼神,聞言把毛巾扔到了一邊兒,走過去捏著顧青裴的臉,“你是不是以為這樣就不用去了?美得你,我找彭放借下他們家的飛機,明天一早就出發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皺眉道:“你可真能折騰。”

    原煬把他壓倒在沙發里,壞笑道:“等到了塞班島,我就跟你拍八百張照片,一張一張傳給王晉看,我饞死他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訕訕道:“又想撒播艷照了是嗎?”語氣有幾分揶揄,也有幾分警告。

    原煬立刻緊張了起來,“我隨口說說的,你別瞎想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想推開他,“你別亂來就行。”

    原煬摟著他不松手,“你不許瞎想,我知道,這事兒是咱們倆心里的疙瘩,你要是不痛快,你就往我身上撒氣,打罵隨你行嗎?就是別憋著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笑了笑,“都是你亂說話,害我想起來了,知道錯了嗎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原煬舔了舔他的鼻子,眼睛亮晶晶地看著顧青裴,“別想這個了,想我們的兩人假期吧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也不想破壞氣氛,強迫自己把心里的擔憂和不快給擠了出去,他的手指穿插在原煬濕漉漉的頭發里,用牙齒輕輕咬著原煬的唇角,低笑著說:“美男出浴呀,嗯?讓我嘗嘗是不是特別香。”

    原煬含住他的下唇,手伸進了他的褲子里……

    原煬給彭放打電話的時候,被他罵了一頓,說你是不是以為全宇宙都我老彭家的,愛飛哪兒飛哪兒,原煬撂下一句盡快辦好,就把麻煩推給他了。

    彭放還是很夠哥們兒意思的,雖然行程推遲了兩天,但還是把手續辦好了。

    倆人一上飛機,就被鋪滿整個機艙的玫瑰花給鎮住了,機艙中央還拉了一個橫幅,上書:新婚快樂。

    顧青裴忍不住笑了,“你干的?”

    原煬一臉窘迫,“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不好意思承認啊?”顧青裴口氣里滿是揶揄。

    原煬哭笑不得,“真不是我,肯定是彭放那小子。”他掏出電話給彭放撥了過去。

    彭放在那頭一個勁兒的賊笑,還邀功,“怎么樣,有氣氛吧?”

    原煬笑罵道:“氣氛個屁,差點兒熏死我,走路都咯腳。”

    “嘿,爺費這么大勁兒,你還不感激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謝謝你啊。”原煬看著那個橫幅,臉上是止不住的笑意,“等我們回來請你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彭放笑罵道:“臭不要臉。先說好了啊,你們這趟我全包了,當我送你的結婚禮物了,以后我結婚,你得給我包個更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包個撐死你小子的。”

    掛了電話,原煬含笑看了顧青裴一眼,眼中竟有一絲羞澀。

    顧青裴的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揚,這種被幸福包圍的感覺,讓人甜到了心尖兒上。

    原煬剛想抱著顧青裴好好親一口,機長帶著四個機組人員來跟他們問好了,并且給他們準備了點心和紅酒。

    飛機平穩起飛后,原煬笑道:“這玩意兒不錯吧,你喜歡嗎?咱們也買一架怎么樣?”

    顧青裴搖了搖頭,“不實用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,使用頻率肯定不高。”

    “養護費也不是一筆小數目。”顧青裴瞇著眼睛打量著奢華的機艙內部,“彭放倒真會享受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會享受,以前經常帶著一群模特在飛機上開Party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斜斜掃了他一眼,“你也參與過?”Party的內容,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原煬勾唇一笑,“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扯淡。”顧青裴聳了聳肩膀,他不覺得原煬的過去有什么值得在意的,認識原煬之前,他也沒閑著,都是正常的男人,誰還沒幾件風流往事,只是,一想到原煬曾經在這里……現在他呆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,突然就沒了剛進來時候的舒適,反而有些別扭。

    原煬捏著他的下巴,邪笑道:“那咱們制造點兒你喜歡的回憶怎么樣?”

    顧青裴挑了挑眉,低聲道:“你想在這里做?”

    原煬重重親了他一口,“你等著。”說完起身往駕駛艙走去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原煬回來了,并隨手把艙門間的簾子拉上了。

    顧青裴看著原煬一步步朝他走來,血液突然有些沸騰了,他啞聲道:“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原煬彎□,雙手按在顧青裴座椅的扶手上,深邃的眼眸平視著顧青裴,眸中醞釀著欲望的火焰,他的嘴唇貼著顧青裴的唇,低聲說:“讓他們把監控關了,還有,不準打擾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突然感覺身體往后一仰,原來是原煬放平了座椅,顧青裴下意識地想坐起來,原煬已經欺身壓了上來。

    顧青裴摟著他的脖子,問道:“可靠嗎,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都是彭家知根知底的,借他們一百個膽子,也不敢‘不可靠’。”原煬一邊啄吻著他的唇,一邊拉扯著他的皮帶,“這么長的旅途,可有事兒干了”。

    顧青裴低笑道:“要飛□個小時呢,你能堅持多久?嗯?”

    原煬露出森白的獠牙,“咱們試試,我保證不讓你閑著。”說著便埋下頭,啃咬著顧青裴的脖子。

    顧青裴撫摸著原煬光滑的背肌,隨著原煬的動作,他能感覺到那蓬勃的肌肉在他掌心涌動。

    ===下面的被和諧了===

    原煬壓著顧青裴做了將近四個小時,做到倆人都渾身無力,他才抱著顧青裴躺在座椅上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一覺醒來,飛機已經到達了目的地,乘務人員不好意思地把他們叫醒了,此時倆人還渾身□,包裹在薄毯里。

    顧青裴有些尷尬,原煬卻神色如常,倆人換上衣服,坐上彭放給準備好的車,被送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一路上,顧青裴一直靠在原煬的懷里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原煬看著窗外的海景,此時的塞班島,太陽將要下山,橙黃的余暉灑在海面上,一派溫暖的風情。原煬輕聲道:“車上你睡得著?”

    “睡不著,就是累。”

    原煬低笑道:“你體力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年紀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這么記仇,還拿這個擠兌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雖然年紀大了,可是記性還沒老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還沒完了。”原煬輕輕掐了掐他的腰。

    顧青裴笑了兩聲,“我這是為了教育你,說錯話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

    原煬輕輕哼了一聲,他突然掏出手機,對這倆人就拍了張照片。

    顧青裴被閃光燈晃了一下,睜開眼睛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原煬把照片在他面前晃了一下,“拍得不錯,我要發給王晉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哭笑不得,“你還能不能長大點兒了。”

    原煬瞇著眼睛笑道:“我也是為了給你上一課,做錯事也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原煬親了親他的頭發,“以后見他要告訴我,知道嗎?我可不是兩年前的我了,沒那么好糊弄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輕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人前你是顧總,在家你是我原煬的老婆,知道嗎?”

    顧青裴哈哈笑道:“在人前你是原總,在家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原煬溫柔地親著他的額角,“我當然是你男人。其實我是你的什么都行,只要你是我的就行。不然,你說我是你什么?”

    顧青裴抿嘴一笑,“我說了你可別鬧脾氣。”

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總覺得你是我養的小狗。”忠臣,粘人、幼稚、霸道,容易滿足,也容易患得患失,最重要的是,永遠也不會放棄他。

    原煬咬了他一口,“也就你敢在我面前放肆,換了別人,我早揍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顧青裴低笑不止。

    原煬把照片發了出去,并附上一段話:王總,我正和我老婆在塞班度假,關于你提的項目,我給否決了,祝新年行大運,再也別惦記別人家的東西。

    顧青裴只瞄了一眼,就想把那手機搶過來,原煬眼疾手快,一按發送鍵,彩信就發出去了,他還得意洋洋地沖顧青裴笑。

    顧青裴無奈地搖了搖頭,“你見長的只有工作能力,交際能力還得跟我學十年。”

    原煬哼笑道:“我有你這張嘴就夠了。”說著溫柔地吻住了顧青裴的唇。

    在夜幕降臨的異國小島上,這輕柔溫暖的一吻,足夠紓解旅途的困頓,也足夠給他們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本來想在元宵節當天碼出來的,結果看晚會浪費了時間,雖然遲了一會兒,還是祝大家元宵節快樂,今年都要行大運哦~~=3=

    密碼:happy

    針鋒對決119_針鋒對決全文免費閱讀_119番外一遲來的假期更新完畢!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卡司时时彩-官网 东京好运彩-首页 永旺直播-永旺直播投注-永旺直播注册 5分时时彩-首页 大发排列3-官网 快三平台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