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靖南戰報驚府城 (上)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靖南縣戰報他終于還是來了......

    臺州知府譚綸深吸了一口氣,放下了手里茶杯,他做好了接受靖南陷落的心理準備。其實也不用做多少心理準備,他內心已經被接二連三的縣城陷落給打擊的麻木了,失望的麻木了。

    臺州府下七縣,僅一縣幸存,其余六縣皆沒。

    自己的政治生涯避免不了這一致命之劫了!直掛云帆濟滄海的大船,要在這一劫中沉沒了,希望的大海上被絕望充斥,沒有一片木板,沒有一根稻草.....

    哎!

    人生啊,這就是人生啊!

    譚綸如同一位古稀的老人一樣,將目光看向探馬小兵,一雙眸子波瀾不驚,但也毫無光亮。

    “報,稟府尊、將軍,靖南縣戰報......六日前,倭寇賊首本田平八率三千余倭寇自靖南縣登陸,突襲靖南縣......”探馬小兵稟告道。

    六日前。

    那是倭寇剛入侵臺州府境的時候,那個時候整個臺州府一點倭寇的消息都沒有,完全沒有任何防備。

    靖南縣在這個時候遭受倭寇突然襲擊,只有陷落,無有其他可能了。

    一聽倭寇入侵靖南的時間,臺州知府譚綸就更是不抱任何希望了,在他心里徹徹底底的給靖南下了死刑。

    “得知倭寇來犯的消息,靖南縣城大亂,官吏、百姓競相逃竄,據查探,靖南縣丞、主簿、典史在倭寇圍城前棄城而逃……”探馬小兵繼續稟告道。

    “可惡!爾食民祿,安敢如此!”

    聽到靖南縣丞、主簿、典史在倭寇來臨前棄城而逃的消息后,臺州知府忍不住氣的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危機時刻,靖南知縣朱平安第一時間下令關閉城門,任何人不得出人城門,其本人攜鋪蓋卷兒至城門……”探馬小兵待臺州知府怒氣稍消,繼續稟告道。

    什么?!靖南知縣卷鋪蓋卷?!

    靖南知縣下令關閉城門,任何人不得出入,他本人卻攜帶鋪蓋卷兒出逃?!

    只許州官放火,不許百姓點燈!

    這靖南知縣真是無恥至極!

    倭寇來襲,靖南官府不思抵抗,只知道跑路,如此靖南不陷落才怪呢!

    尤其是靖南知縣朱平安,身為知縣,一縣父母官,不思報銷朝廷,不顧保境安民之責,竟然在倭寇來臨之際、縣城生生死存亡之際,攜鋪蓋卷跑路!跟逃難老農一樣!真是丟盡了朝廷的臉面!

    這種人竟然還是狀元郎?!聽說在京城還素有名聲?!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呸!

    真是羞于與此人為伍!

    臺州知府譚綸聽到朱平安卷鋪蓋卷的時候,簡直要氣炸肺了!

    這一刻是臺州知府譚綸今夜最憤怒的時刻!即便是之前聽到天臺縣知縣在城墻燒香拜佛、做法事御倭寇的時候,還要憤怒!人家天臺縣知縣拜佛做法事,至少出發點還是為了抵御倭寇!至少還記得保境安民的職責!你朱平安呢,你卷鋪蓋卷是跑路,是棄城而逃!將自己保境安民的職責也都卷到腦后了!

    朱平安!

    你棄城而逃,逃的過倭寇,逃的了一時,逃不了一世!逃不過本朝法度!本府誓死也要將你繩之以法,以儆效尤!

    臺州知府譚綸攥緊了拳頭,在心里發誓,一定要將朱平安繩之以法!

    “知縣卷鋪蓋卷跑路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沒聽錯吧,知縣竟然卷鋪蓋卷跑路了?!跟逃荒老農似的!”

    “別人都是攜金銀細軟跑路,第一次聽說卷鋪蓋卷跑路的知縣?!嗯,你別說,他考慮的還真周到,有一床鋪蓋卷在身,省的外面風餐露宿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宴席上眾人聽到朱平安卷鋪蓋卷后,一個個忍不住嗤笑起來了。

    聽到眾人嗤笑朱平安卷鋪蓋跑路,探馬小兵忍不住頓住了稟告的聲音,抬頭復雜的看了眾人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呃!

    您是什么眼神?!

    這朱平安是你家親戚不成?!

    還是說,他朱平安還做什么更出格、更不要臉的事了?!

    “你繼續往下說。”臺州知府譚綸深吸了一口氣,才壓下心里的怒火,擺了擺手,示意探馬小兵繼續。

    “危機時刻,靖南知縣朱平安第一時間下令關閉城門,任何人不得出人城門,其本人攜鋪蓋卷兒至城門,徑直上了城墻……”探馬小兵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他卷鋪蓋卷跑路,不去城門洞,上城墻干什么?!

    眾人聽到這一愣。

    “靖南知縣朱平安徑直上了城墻,將鋪蓋卷一抖,鋪在了城墻上,將他手里的長劍放在鋪蓋卷前端當作枕頭,若無其事的伸了一個懶腰,就這么躺下了,視城外的倭寇為無物。”探馬小兵聲情并茂的敘述道,彷佛將眾人帶到了當時的場景。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他睡了?!

    他卷鋪蓋卷不是跑路,是去城墻上睡……睡覺去了?!

    他這是要與縣城共存亡嗎?!!!

    聽到這里,臺州知府譚綸等眾人俱是吃驚的張大了嘴巴,一臉的難以置信,心里受到了強烈沖擊!

    我方才錯怪他了嗎?!

    “靖南知縣躺著挪動鋪蓋卷,選定一個舒服的位置后,起身對城墻下要出城的百姓說,從現在起他就在城墻上安家了,倭寇一日不退,他朱平安就一日不下城墻,誓與縣城共存亡。并向眾百姓許諾,若他食言下城墻半步,任何一位百姓都可以斬他的狗頭。”探馬小兵在眾人一片驚訝中,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果真是與縣城共存亡!

    臺州知府等人嘴巴張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靖南知縣朱平安說完后,還讓人當眾在城墻上張貼了一張公文,上面寫明他方才的誓言,并著重寫明,若他食言下城,人人皆可誅之。公文上蓋著知縣大印。現在這份公文還在城墻上貼著呢,我去探查時,親眼所見。”

    探馬小兵接著說道,強調他探查時親眼看到了這份公文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探馬小兵的一席話,宛如在宴席上咋響了一個雷霆。

    靖南知縣卷鋪蓋不是跑路,是上城墻與縣城共存亡去了!

    是我們錯怪他了,是我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!

    想到方才的嗤笑,眾人不由覺的臉龐有些微燙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亚洲彩票-亚洲彩票平台-亚洲彩票官网 大豪门彩票-大豪门彩票注册-大豪门彩票网址 极速11选5-首页 巴黎好运彩-首页 大发快乐8-官网 天天pk10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