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靖南戰報驚府城(中)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倭寇當前,有死無生。

    朱平安區區一介書生竟然有魄力睡在城墻上,誓與靖難縣城共存亡,這份膽氣和魄力讓宴席上的每一個人都驚嘆不已。朱平安,沒有辱沒狀元郎的名頭!

    只是驚嘆過后,眾人又不由心生可惜。

    可惜,聽說朱平安今年也不過十六而已!正值前途不可限量的大好年華!可惜了,可惜了!

    如此英才,原本可成為我大明的棟梁之才,在歷史上留下屬于他的濃墨重彩的一筆,前途不可限量!可惜啊可惜,可惜命途多舛,遭遇了倭寇。

    沒辦法,人生就是這樣,往往很多時候都天不遂人愿!好人不長命!有志者事不成!一腔熱血、一腔責任,很多時候只能感動自己,感動不了上天,解決不了實力懸殊的現實問題。

    安史之亂,張巡以數千人的絕對劣勢兵力堅守睢陽城,面對十多萬叛軍,他自巋然不動,誓死守城。張巡守城意志之堅決,冠絕于世,當時的守城戰異常慘烈,經歷大小戰斗四百余場,令叛軍付出了慘痛的代價。然而,在絕對懸殊兵力之下,睢陽城還是被叛軍攻破,張巡以身殉城。

    崖山之戰,陸秀夫誓挽狂瀾于既危、扶大廈之將傾,誓死要中興大宋,然而在與蒙元巨大懸殊的實力之下,只能成為歷史上最悲壯的一幕,最后宋軍慘敗,陸秀夫抱著年幼的小皇帝地投海殉國,十萬軍民緊隨其后跳海殉國。

    歷史上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......

    可惜,朱平安也要成為這樣的一則例子,可惜啊......

    “哎,朱知縣真是可惜了了。突襲而來的倭寇足足有三千之多,其中兇悍的真倭就占了一半,而靖南縣城兵不滿百,縣丞、主薄、典史等官吏又跑了個干凈,再加上靖南縣城的城墻低矮、年久失修......”

    “唉,可惜啊,可惜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人不長命啊.....”

    宴席上的眾人越是驚嘆于朱平安倭臨城下、我自城上酣眠的膽氣魄力,就越是為朱平安感到可惜,可惜朱平安如此英才折損于倭寇之手。

    可惜了朱平安,可惜了靖南縣城......臺州知府譚綸也不由生出此念。

    聽到宴席眾人一片可惜聲,探馬小兵忍不住搖了搖頭,這都什么呀.....

    “倭寇突襲靖南縣城,先以百余倭寇佯攻縣城東門,后大軍突襲西門......”

    探馬小兵繼續稟告道。因為靖南沒有被倭寇攻陷,縣城百姓都親身經歷了這場爭斗,知情者眾多,所以他探查的靖南戰報情況比較詳細。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兵力絕對優勢的倭寇居然還用聲東擊西的兵法!倭寇很可怕,懂兵法的倭寇更可怕!

    那靖南縣城豈不是徹徹底底的沒戲了,哎,朱平安可惜啊可惜......

    宴席上的嘆息聲更濃了。

    “然而,朱知縣早已料中西門為倭寇主攻方向,早有準備,未被倭寇聲東擊西的奸計得逞。”探馬小兵大聲說道。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靖南知縣朱平安竟然料中了倭寇主攻西門?!看破了倭寇聲東擊西之計!

    他是怎么料中的?!

    不會是恰好蒙中的吧?!

    不過,即便朱平安挫敗了倭寇的聲東擊西之計又能如何,只不過擋住了倭寇一個偷襲而已!在絕對懸殊的兵力對比之下,靖南縣城能擋得住倭寇一次偷襲就已經是僥幸了,又如何能擋得住倭寇的持續攻打?!

    可惜啊。

    眾人只是一開始驚訝的了一下,之后便又為靖南知縣朱平安可惜了起來。

    沒辦法,在絕對懸殊的兵力對比之下,眾人心中生不起哪怕一絲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倭寇偷襲西門失敗后,便轉為正面攻城,持續不斷的攻打西門......”

    探馬小兵繼續稟告道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眾人聞言不由搖了搖頭,又是一片嘆息之聲,倭寇偷襲失敗后果不其然轉為了正面持續攻城,在兵力絕對懸殊之下,靖南縣城被攻陷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“朱知縣指揮以巨石、金汁等守城,令攻城倭寇死傷慘重,不過倭寇兇悍,不要命的瘋狂攻城,也令靖南縣城上的守軍死傷慘重......”探馬小兵繼續稟告道。

    金汁!朱平安竟然能想到用金汁守城,真是想不到啊。

    不過,可惜啊。

    倭寇三千多呢,死傷的起,但是靖南縣城守軍本就人少,可死傷不起!

    “半個時辰后,倭寇最終攻上了城墻......”探馬小兵接著稟告道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跟擔憂的一樣,靖南縣城對耗不起,被倭寇攻上了城墻!

    倭寇攻上城墻意味著什么?!

    意味結束了!

    靖南縣城僅有的城墻優勢也沒有了!靖南縣城到此為止了,朱平安也到此為止了!

    “關鍵時刻,朱知縣將官服撩起來系在腰間,提著刀就沖向了第一線......”

    探馬小兵繼續稟告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結束了!

    聽到朱平安提刀沖上去,宴席上的嘆息聲更響了!英雄絕唱,霸王烏江邊!怎能不嘆息!

    “朱知縣提刀殺敵,鼓舞了眾守軍,令眾守軍士氣大漲,后朱知縣又抓住倭寇攻城器械多為飛爪繩索的弱點,令人用蒸煮金汁的柴薪燒斷繩索,使得城下倭寇一時無法攀爬上城墻,肅清了爬上城墻上的倭寇......再次守住了靖南縣城。”探馬小兵聽到眾人濃濃的嘆息,忍不住搖了搖頭,大聲稟告道。

    啊?!

    竟然守住了?!

    宴席上眾人聽到探馬小兵的稟告,忍不住驚訝出聲。

    不過,跟上次一樣,驚訝只存在于一開始,驚訝過后,眾人又忍不住再一次嘆息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次朱平安是抓住了倭寇初登陸、攻城器械不足、多用飛爪繩索攀爬攻城的弱點,用火燒斷了倭寇飛爪的繩索,令倭寇無法攀爬攻城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來倭寇肯定會伐木造攻城梯,這攻城梯可就燒不斷了,也難以破壞。有了攻城梯,倭寇向城墻投送的兵力可就更多了,比飛爪繩索多出數倍不止!速度也快出數倍不止!面對用飛爪繩索攻城的倭寇,城墻上守軍就已經是死傷慘重、勉強才守下來,如何抵御用攻城梯攻城的倭寇呢?!都不夠倭寇塞牙縫的!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三分快三-官网 巴黎五分彩-官网 大发快乐8-首页 分分11选5-首页 1分排列3-首页 3分排列3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