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府尊微服私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日上三竿,天空沒有一片云朵,金燦燦的陽光照耀天地。有一隊行商打扮的人來到了靖南縣城西門,為首的是一位三十余歲的中年男子。這人正是臺州知府譚綸,他扮作了行商掌柜的模樣。在譚綸身后扮作行商伙計的五人,領頭的是左臻左將軍,其余四人都是身手不凡的軍士。

    今日,臺州知府譚綸是專門來靖南私訪來了。

    昨日,探馬小兵稟告靖南戰報后不久,譚綸就收到了靖南縣知縣朱平安著人呈送的公文戰報。

    公文戰報記載的更詳細,數據等也更具體,不過一來茲事重大,二來靖南戰報內容又太出乎意料,尤其是斬獲倭寇首級七百九十五,令人難以置信,譚綸還是決定親自來核實一番。所以,今日一大早譚綸便帶了左臻等人脫了公服,打扮成行商模樣,來靖南縣私訪核查戰報屬實與否。

    譚綸來到靖南西門后,并沒有著急進城,而是在西城門前駐足查看。

    雖然已經過去數日了,靖南縣城西門依然能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城門上刀劈斧砍火燒等戰斗痕跡,依然歷歷在目,城門前的石磚似乎被淤血滲透了,雖然看得出靖南縣城用清水沖洗了很多次,但是石磚依然泛著血紅痕跡。城門左右兩側的城墻上也有很多戰斗留下的痕跡,數段城墻還有火燒的痕跡,黑乎乎一片,城墻下的泥土泛著一股血紅,一陣風吹來,地上泛起的土腥味里透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應該是泥土被血液浸泡導致的。

    西城門前這一處處一幕幕,無不向人證實,當日靖南戰斗的殘酷激烈。

    “府尊,從城門前的這些痕跡來看,當日靖南守城之戰很是慘烈啊。”

    左臻仔細觀察了城門前的戰斗痕跡,指著其中一處痕跡,輕聲對譚綸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這里哪有什么府尊,我是臺州府經茗茶行掌柜。”

    譚綸微微笑著搖了搖頭,拍了拍左臻的肩膀,提醒他注意這是私訪暗查。

    “是是,東家。”左臻抱拳,改了稱呼,“從這些痕跡來看,當日靖南守城之戰很是慘烈啊。”

    譚綸微微點了點頭,輕聲道,“確實如此,我對靖南戰報又多信了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們進去看看。”譚綸在城門前看了片刻后,對左臻等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東家請。”左臻伸手請譚綸先行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進了靖南縣城,一入靖南縣城,就忍不住感嘆靖南的繁鬧。

    靖南縣城一點也看不出經歷倭患的樣子。

    靖南縣城街道上人來人往,雖然比不上臺州府車水馬龍,但是街上也是行人不斷,有步行逛街的,有挑著擔子趕路的,有架著馬車、牛車送貨的,有駐足路邊攤挑選貨物、砍價的的......街道兩邊建筑鱗次櫛比,有茶樓、酒肆、雜貨店鋪等,客流量不斷,看上去生意也都很紅火,街道兩邊空地上還有很多小攤小販在大聲叫賣,口齒伶俐的推銷商品。

    譚綸步行了一段路,注意到城內建筑完好無損、行人往來不斷、店鋪生意紅火,不由微微點了點頭,對一旁的左臻說道,“靖南城內建筑完好無損,百姓安居樂業,看不出多少影響,由此可見,靖南確實不曾被倭寇陷落。”

    看到靖南縣城確實沒有陷落的痕跡,譚綸的心情輕松了很多,即便靖南戰報有水分,只要靖南縣城確實沒有被倭寇攻陷,自己就放心多了。

    “東家說的是,靖南城內沒有任何被倭寇攻陷的跡象。”左臻抱拳道,說完后又輕輕搖了搖頭,帶著懷疑的說道,“不過,靖南戰報斬獲倭寇首級數量恐怕有不少水分,靖南能守下來就已實屬不易,要說斬獲倭寇首級七百九十五個,難啊......只是探馬言他曾親自數過首級,確實有七百九十五個,若這些首級不是倭寇,那這些首級......”

    左臻是新軍將領,他在臺州府守城戰領教過倭寇的厲害,他麾下新軍尚且不是倭寇的對手,靖南臨時征調的青壯百姓又豈能是倭寇對手,他麾下新軍在守城時,死傷過半,也不過斬首了倭寇兩百多首級罷了。靖南縣城臨時征調百姓守城,不僅守下了縣城,竟然還斬獲倭寇首級七百九十五個?!對此,他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他心里面懷疑這七百九十五個倭寇首級,大部分,甚至絕大部分是用死傷百姓的首級充數。

    不過,他沒有證據,所以并沒有言明,不過話里面已經暗示的很明顯了。

    若這些首級不是倭寇,那這些首級......還用說嗎,肯定就是用無辜百姓的首級冒充的了。

    殺良冒功!

    其實,不用左臻提醒,譚綸也有此懷疑,早在聽到靖南戰報的時候,譚綸早就此懷疑了。

    歷朝歷代,就是本朝也不乏殺良冒功的荒唐、殘忍行徑。譚綸記得清楚,他在邸報看到過,朱平安就曾經于數月前彈劾過趙大膺殺良冒功,影響還很大。

    殺良冒功這種行徑,是譚綸所深惡痛絕的。雖然朱平安守城有功,又光復了太平縣城,并且對于挽救自己的政治生涯有不可磨滅的功勞......但是,如果此番查證朱平安確實涉嫌殺良冒功的話,譚綸也絕不會姑息的。

    殺良冒功,與畜生何異!這種人決不能姑息,不然治下百姓遭殃矣。

    朱平安啊朱平安,本府希望你不要變成你自己所彈劾的那種人......

    譚綸將目光看向靖南縣衙方向,眸子里神色復雜,最終清冷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走,我看那個茶館人來人往,最是熱鬧,我們去茶館里坐坐,打探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譚綸順著街道向前走了一段后,注意到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名為“七碗齋”的茶樓,該茶樓地處中心地段、占地不小、人來人往熱鬧非常,想到茶館三教九流集中,消息最是靈通,便扭頭對左臻等人說道。

    府尊發話,左臻等人自然不會有意見,很快一行人便走進了“七碗齋”茶樓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大发红黑大战-首页 江苏好运快三-首页 极速快乐8-官网 抢庄牛牛-官网 华彩彩票-华彩彩票注册-华彩彩票网址 五分快乐8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