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茶館私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“幾位爺里面請嘞。您請坐。”

    臺州知府譚綸一行方走進七碗齋茶樓,茶樓伙計便熱情的上前迎接,將譚綸等人迎進了茶樓大堂,找了一張空桌子,用肩上的白毛巾將桌椅又抹了一遍,請幾人落座。

    “伙計,可有雅座?”

    左臻用手按住伙計的肩膀問道,他注意到大堂內三教九流齊聚,環境有些雜亂繁鬧,尤其是伙計給他們找的這個桌子靠近中間說書先生,四周茶客圍的很多,身處繁鬧中心,四周不時傳來一陣一陣的叫好聲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,這里就挺好,咱生意人就喜歡熱鬧,越熱鬧生意越好嘛。”

    譚綸微笑著擺了擺手,率先坐了下來,此番來靖南微服私訪就是來探聽民情民意的,越熱鬧越好探聽消息,若是坐了雅座,那就失去了來茶樓的意義了。

    左臻聽到譚綸發話,便松開了伙計,不再要求雅座了。

    譚綸落座后,對左臻等人招了招手,“別站著了,坐,你們都坐,今兒本掌柜請客。你們想吃什么點什么,想喝什么點什么,都不用客氣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東家。”譚綸抱拳道謝,接著招呼了手下將校,依次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您這是做大買賣的吧?您這派勢瞧著可不一般呢。”茶樓伙計恭維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大生意,咱就是在臺州府做點小本買賣。”譚綸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原來掌柜的是打府城來的啊,怪不得瞧著派勢不一般呢。”伙計說道,“掌柜的是來咱靖南縣做生意的吧,您可是來對了,咱靖南可不是以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緣何說靖南不是以前了?”譚綸饒有興致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打朱知縣來了咱靖南,咱靖南就不是以前了,您來靖南做生意可就來對了。遠的不說,就說這幾天咱臺州府鬧倭寇,多少縣城都被倭寇打破糟蹋了。掌柜的從臺州府來,一路也都瞧著了吧,唯獨咱靖南縣城獨善其身。為啥啊,都是因為咱朱知縣運籌帷幄,力挽那啥來著,對,力挽狂瀾,讓小倭寇碰的頭破血流,保全了靖南縣城。所以啊,掌柜的您就放心在咱靖南做生意吧,只有有朱知縣在,咱靖南就會穩如泰山,您在靖南做生意一準發大財。”茶樓伙計眉飛色舞的說道,作為靖南人,自豪的很。

    “呵呵,借你吉言。哦,對了,我們這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。都說‘破家縣令,滅門令尹’,這朱知縣就這么好嗎,你能給我們說道說道?”

    聽到茶樓伙計的話,譚綸微微笑了笑,以做生意擔憂的姿態,對茶樓伙計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當然好了,呵呵,要說咱朱知縣,那是三天兩夜也說不完啊......”茶樓伙計正要說道說道,不過不巧門口又來客人了,便不好意思的對譚綸等人說道,“掌柜的,對不住了,來客人了,我得招呼去了。您要想聽咱朱知縣的故事,可以聽說書先生講,他現在講的就是咱朱知縣。”

    哦,說書先生講的就是朱平安的故事?!

    譚綸等人聞言,便將目光轉向了臺上正在說書的說書先生,仔細聽了起來。

    嗯,果然講的是朱平安的故事,正好還是守城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“當時那情況危急啊,西門前倭寇漫山遍野,密密麻麻起碼有三千多人,奔跑攻城時,倭寇大軍卷起滾滾黃土,就跟妖怪卷起了妖風一樣。倭寇一個個殺人不眨眼,又武藝高強,高強到什么程度呢,守城士兵對倭寇射箭,倭寇空手就能抓住,這可比空手奪白刃厲害多了......”

    臺上的說書先生口沫橫飛的說道,一邊說一邊比手畫腳,令人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“雖說有些夸張,不過確有不少倭寇身手不凡,可以空手接箭,我們在府城也見到過。”左臻輕聲道。

    譚綸微微點了點頭,他當時在城頭上也看到過數次,印象很是深刻。

    “倭寇不僅空手接箭,還將羽箭反手擲向城墻,比用弓箭射的還快還準,守城士兵應聲倒下。倭寇大聲嘲笑,還對城墻拍著兜襠褲,嘲諷守軍是娘們,城上士氣大降,眼看就要崩潰的時候,縣尊朱平安站出來了,縣尊罵了一聲射他娘的,彎弓射箭,一箭便射中了嘲諷倭寇的兜襠褲......”

    說書先生比劃著說道。

    哈哈哈......茶樓內響起了一陣笑聲。

    一壺茶,一桌小吃,譚綸等人靜靜的聽說書先生聲情并茂的講靖南之戰。

    “不可一世的倭寇在靖南縣城碰了個頭破血流,倭寇登陸時有倭寇三千多人,連夜從靖南狼狽逃跑時,只剩下了一千多人了,這一戰,在縣尊大老爺的率領下,我們靖南起碼打死了倭寇一千多。戰后,縣尊大老爺并不居功自傲,將功勞歸給了我們靖南每一個人,說我們都是靖南的英雄,是我們不畏犧牲,誓死作戰,才守下了靖南。威哉,縣尊大老爺;壯哉,靖南人!”

    說書先生一拍驚堂木,結束了靖南之站這一段。

    “好,說的好,知縣大老爺牛筆,靖南人牛筆。”茶樓內眾人聽的意猶未盡,這一段聽了好多遍了,可是百聽不厭,連聲叫好,不住催促說書先生多說一段。

    “呵,不是斬獲了倭寇首級七百九十五個嗎?怎么到這里成了一千多了,這水分也太大了吧?!”左臻聽到說書先生說到靖南之站最終殺倭寇人數時,忍不住搖頭提出了異議。

    在一陣叫好聲中,左臻的這一聲異議非常的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左臻話音剛落,周圍幾個桌上的茶客便將視線轉移到了左臻這一桌上。

    “水分?呵,你們外地來的吧?”周圍桌上的茶客,揚了揚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左臻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哼,一看就是外地來的。告訴你們,咱這桌上的爺們可都是上過城墻,親眼見了的。當時那場面你們可沒見著,那叫一個慘烈啊,倭寇攻城一天一夜,城墻下死了倭寇一層又一層,好多倭寇都被砸的不成形了,腦袋都碎了,一開始,倭寇還將死了的倭寇拉出去埋了燒了處理了,后來死的多了,干脆就不管了,任由堆在城下。我們斬獲的首級,都是這些尋得著的,還有很多倭寇首級都尋不著了。這我們都是親眼見了的。倭寇被打死人數肯定多于七百九十五這個數字,只是有些首級已不可尋了,還水分,哼。”

    茶客冷哼了一聲,對左臻等人說道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彩神APP-官网 5分排列3-首页 华彩彩票-华彩彩票平台-华彩彩票官网 龙虎大战-官网 华彩彩票-华彩彩票平台-华彩彩票官网 5分排列3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