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朝中有人好做官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
    一個多時辰后,府衙仵作終于將八百多倭寇首級查驗完畢,確定其中真倭首級三百六十三、假倭首級首級四百六十一,并無假冒之嫌疑。

    確定首級并無問題后,臺州知府譚綸一臉輕松的回轉書房,撰寫臺州倭患公文,上報朝廷。

    劉大刀領了府衙寫有首級數量、驗收無誤的文書,便催促府衙兌現首功賞銀。

    劉大刀深知現在公子有多缺這筆首功賞銀,當日靖南保衛戰,公子為鼓舞士氣、保衛靖南,下達了重賞令,無論軍民凡勇于守城者賞銀十兩,負傷者額外賞銀十兩,陣亡者再額外撫恤五十兩紋銀,如此下來,一共需發放賞銀、撫恤銀七、八萬兩呢。這可是一筆巨大的數目。

    靖南縣衙共有庫銀三千多兩,公子全都兌現賞銀了;縣衙糧倉里的一萬多石糧食,公子也都都折合銀兩兌現賞銀了;公子甚至將出京城攜帶的一千五百兩銀子,都拿出來兌現賞銀了,為此,畫兒姑娘還哭了好久的鼻子呢。不過,即便如此,也還有很多五萬多銀子的缺口呢。

    皇上不急太監急,太監急了沒卵用。

    劉大刀終是無功而返,府衙以首功賞銀需要走流程為由,令劉大刀回返靖南敬候佳音。等到流程走完后,首功賞銀自會由府衙下發靖南縣衙。至于時間嘛,快則三五則,慢則旬日,也可能是月余,也可能更久。

    二十一世紀的行政效率大大提高,但是古代官僚的行政效率卻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在劉大刀離開臺州府城、回返靖南的時候,臺州知府譚綸的臺州府倭患公文已經擬好了,蓋上了知府官印,令驛使一路快馬加鞭送呈京城。

    暮色黃昏,臺州府驛使騎著一匹快馬,從臺州府北門出發。

    在臺州府驛使前方五百多里的驛站旁邊有一個茶館,劉牧就著熱茶吃了隨身攜帶的干糧,翻身上馬,摸了摸隨身攜帶的公子的親筆信,繼續快馬加鞭趕往京城。

    劉牧騎了一匹馬,后面還空著一匹馬,韁繩拴在了騎著馬匹的馬鞍上。這是供他換乘的馬匹。一人雙馬配置,目的是為了以最快的速度抵達京城。

    朱平安作為知縣,沒有權利直接向紫禁城送呈公文,所以將靖南倭患戰報寫了一封親筆信,送呈給座師徐階。因為送呈親筆信不是公務,不能使用驛站更換快馬,所以朱平安給劉牧提供了兩匹快馬,以供換乘。

    明朝驛站有其規矩,其實歷朝歷代驛站都有這一規矩:非執行公務,不得使用、濫用驛站,違者一律嚴懲不貸。因為我國幅員遼闊,地貌復雜,古代又沒有如今的網絡通信手段,只能利用驛站傳遞消息,而驛站又有限,幾十公里一個驛站,一個驛站規模、快馬數量又有限,若是驛站被濫用的話,那緊急軍情、公務傳遞時就會受到影響,國家大事就會受到影響,所以歷朝歷代都有非執行公務不得使用、濫用驛站的規矩。

    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。

    利用驛站送荔枝這種浪漫,也只有一國之君唐玄宗才有這個權利。

    洪武大帝時期,開國將軍唐勝宗利用職權私自使用驛站,第二天就被洪武大帝革去了侯爵身份。雖然時至今日,驛站的規矩沒有開國之初那么嚴了,越來越松弛了,但是違規使用驛站,一旦被人揭發檢舉,那可就是犯法。

    現如今,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自己呢,朱平安可不會給人留下把柄。

    至于朱平安為何給座師徐階送呈倭患戰報親筆信,那自然是因為朝中有人好做官啊。自己座師徐階身為朝廷內閣次輔,這種通天的關系,干嘛不利用呢。

    俞大猷的前車之鑒,朱平安可不想重蹈覆轍。

    臺州府倭寇撤退之后,臺州府倭患情況經由多方渠道傳入了朱平安手中,朱平安也得知了歷史上著名抗倭將領俞大猷此時就職寧臺參將一職。俞大猷這一著名抗倭將領,朱平安在現代也是多有了解的,相對于同樣聞名的抗倭名將戚繼光,俞大猷算是命途多舛、不甚得志的了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刨除性格、情商等等,嚴黨碾壓算是其中最為主要的一個原因了。

    比如有一個很有名的例子,這一個例子在江浙、福建一帶傳的很廣,朱平安知之甚詳。三年前,俞大猷擔任福建備倭都指揮。這一年,安南入侵,也就是我國南邊的某個不太聽話的小兄弟的前前前前前身。此前,安南國君莫福海去世,其子莫宏瀷尚幼,大臣阮敬意圖擁立他的女婿莫敬典,另一大臣范子儀意圖擁立其黨羽莫正中,兩方相互仇殺。莫正中兵敗,帶百余人投靠明朝,范子儀率殘兵敗卒逃往海東。也就是這一年,范子儀慌稱莫宏瀷身死,來迎莫正中回安南即位國王,趁機侵略欽州、廉州,擾亂大明邊境。俞大猷奉命率兵討伐。當俞大猷率前軍迅速抵達廉州時,范子儀正急攻廉州城,而俞大猷的主要兵力——水軍還尚未抵達。不過,俞大猷不慌不忙,大張旗鼓的派人前往范子儀處,聲稱朝廷已經調大軍前來,勸降范子儀。范子儀被俞大猷唬住了,以為朝廷大軍真的來了,急忙率軍撤走。但不久之后,俞大猷水軍就已經到達。后來范子儀得知實情,氣的幾乎吐血,錯失滅殺俞大猷的良機。兵力齊聚的俞大猷在冠頭嶺伏擊范子儀軍,范子儀大敗,轉而侵犯欽州,水站更猛于陸戰的俞大猷率水軍阻截范子儀軍的戰船,將范子儀打的落花流水,生擒范子儀的弟弟范子流,斬首一千二百級。范子儀逃至東云屯,俞大猷追至,攜大軍壓境,傳令莫宏瀷殺掉范子儀,莫宏瀷奉令殺了范子儀,將其首級來獻給俞大猷。

    如果一場討平叛亂、抗擊安南侵略的大功,上報到京城,卻被嚴嵩壓了下來,并沒有上報朝廷,之后,只是給了俞大遒五十兩銀子的賞賜......

    自己在嚴黨眼中,可是比俞大猷刺眼多了,好不容易立了大功,朱平安可不想重蹈俞大猷的覆轍。

    所以朱平安寫了一封戰報的親筆信,送呈給座師徐階,讓座師徐階提前知道。座師徐階身為內閣次輔,座師得知了消息,嚴黨也就壓不住了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
567彩票-567彩票投注-567彩票注册 巴黎好运彩-官网 217彩票-217彩票平台-217彩票官网 大发排列3-官网 大发二分彩-首页 卡司PK10-首页